今天是2012年的6月4日,为了纪念23年前死于大屠杀的弟兄姊妹们

 Tian 52

 

 

2012年6月3日 星期日

 

我决定——今天禁食一天

 

今天是2012年的6月4日,为了纪念23年前死于大屠杀的弟兄姊妹们,同时也为了惩罚自己(23年来对民主理想的寻求很不到位,做得还很不好),我决定——今天禁食一天。

 

希望“八九一代”继续努力!

 

赵常青 : http://zhaochangqing.blogspot.fr/2012/06/blog-post.html?spref=tw

 

 

Tian-11.jpg

 

 

大陸禁片 《承傳六四》


1989 年,中大學生會響應由北京大學生發起的民主運動,率先派代表到北京聲援,及後各大學亦派代表,以學聯名義多次到北京,親身參與民運。六四事件發生後,各大學學生會一直堅守­平反六四的立場,並率領學生籌辦和參與各式各樣紀念六四的活動,希望把當年學生追求民生和反官倒等精神傳承下去。

時至今日,各大學的學生會領袖,在六四事件發生時,還未曾出生,但秉承著學生會一貫的傳統,他們仍然肩負平反六四和承傳八九民運精神的重任。但對於這件歷史事件,學生們只­能從書本和紀錄片來了解。有學生會希望同學了解事件,有些同學卻漠不關心;亦有學生會幹事指,會務繁忙,六四對某些幹事來說,已變了每年的例行公事,幹事們缺乏熱情,更遑­論要將之傳承。但當中亦有人仍然雄心壯志,務求把八九民運學生的精神一代一代承傳下去,他們如何帶領其他學生認識六四,從而實踐背後所謂的精神?本節目將會帶大家了解六四­的薪火如何在大學生中傳下去。


大陸禁片 《承傳六四: You Tube

 

Tian 57 Démocratie

 

Twitter :  #六四死难者

 

      三俗猫 ‏@yancaiwm

#今天是他们的死难日。T @wurenhua 41奚桂茹,女,24岁,北京市展览馆劳动服务公司职工。42戴伟,20岁,北京和平门烤鸭店厨师。43吴向东,21岁,北京东风电视机厂职工。44刘建国,35岁,北京长城风雨衣公司销售科科员。45赖笔,21岁,北京医科大学… #六四死难者

 

 

#今天是他们的死难日T @wurenhua 36袁敏玉,35岁,北京地质仪器厂电焊工。37杜燕英,29岁,北京市劳改局某公司职工。38路建国,40岁,北京市旅游局司机。39王争胜,20多岁,华北物资站职工。40李长生,年龄不详,北京联合大学自动化工程学院图书馆管理员 #六四死难者

 

 

#今天是他们的死难日。RT @wurenhua 31钟庆,21岁,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86级本科生。32周得宝,20多岁,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应届毕业生。33* * *,北京101路售票员。34张 * *,53岁,东郊热电厂基建处科长。35庄捷生,27岁,北京五道口… #六四死难者

 

链接 : https://twitter.com/#!/search/%23六四死难者

 

 Tian-00-copie-1.jpg

 

六四纪念歌曲十九首 | 那年夏天的歌 http://goo.gl/PVSdK

 

Tian-33-copie-1.gif

 

傻逼不要@我 ‏@junjun_1108

23年前我都已经五岁了。我有记忆了。我在北京。我家住在东三环,那时候还没有劲松桥,只是一个十字路口。街上都是人,晚上有人站在交警站的台子上演讲,听说是北工大的老师。他声嘶力竭在马路中央喊。幼儿园的老师也去给学生们送饭。告诉我们大哥哥大姐姐们绝食,还要烧死自己。后来每天能听到枪响。

 

Tian-38.gif

 

 

鋼鐵的心

獻給為中華民族奉獻生命的先烈

因著你們的犧牲才有我們的今天

但願朝陽長照我土

莫忘烈士鮮血滿地

歌名﹕鋼鐵的心

演唱﹕蘇芮

 

You Tube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b2EYtHk8B4

 

 Tian-17.gif

 

Barry Wey ‏@barrywey

为那些死去的亡灵,我们不能忘怀!谨以此纪念六四大屠杀!http://yfrog.com/ode7qfbj

 

Tian-45.jpg

 

 

中共禁歌 《六月四日(我還活著)》童安格

 

 

出自童安格1989年的專輯《夢開始的地方》

 

六月四日 (我還活著)

詞/曲﹕童安格

 

天安門前開口說

不吃不喝也不走

長江黃河沒有錯 因為他們認得我

風大的誰先過 雨大的誰先說

生命誰沒有 不能不為真理活

 

天安門前開口說

全世界都聽的懂

大街小巷都在傳 啞巴也會說自由

風大的誰先過 雨大的誰先說

生命誰沒有 不能不為真理活

 

萬里長城萬里長 長城外面是故鄉

高梁肥大豆香 片地黃金少災殃

 

You Tube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8vMVrLBiW4&feature=relmfu

 

Tian-14.JPG

 

 

RT @wurenhua: !@zouxingtong 朱更生,6月3日晚在天安門城樓前火燒坦克。2011年4月出獄,坐監22年,是六四「重犯」最新出獄者。「說真的,我沒想過後悔。倒是很感激在牢裏認識的朋友。我母親等了我20多年,終於等到我出來,她卻快不行了,我要先盡孝給她送終

 

Tian-Wang-Dan-Greve-de-la-faim--mai-89--copie-1.jpg

 

周锋锁 Fengsuo Zhou ‏@ZhouFengSuo

兄弟,替我走一程,到了没有?有图发个图。 RT @zeningge 今天,原来清华的几位同学正从南门集合,重走23年前走过的游行道路,直到广场。

 

Tian-26-copie-1.jpg

 

RT @liuqiangben: RT @cc17162: 八九民運實錄(二十周年再版)http://bit.ly/KtEuythttp://1989report.hkja.org.hk/site/portal/Site.aspx?id=A27-136&lang=zh-TW

 

Tian-2012.jpg

 

2012年 6月 03日

六四前夕: 中国有人纪念 有人受控

 

中国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等人星期天(6月3日)继续举行“六四”周年纪念宣传活动。另一方面,在这个敏感日子的前夕,中国大陆一些地方的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被当地警方软禁、传讯。

*山东孙文广公园呼吁平反六四*

6月3日(星期天)上午,孙文广教授等6人在济南市中山公园,纪念“六四”23周年。上午10点刚过,孙教授由公安陪同乘车来到中山公园,跟参加活动的其他人汇合。孙教授在公园向游客宣讲六四真相,还高喊“要民主”、“平反六四”等口号。

因为政府禁止媒体报道23年前发生在北京的镇压事件,到现在也不肯还原事件真相。孙教授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说,他就是要通过简单易行的方式,让更多的民众,尤其是让年轻人知道“六四”,了解“六四”的真相。

他说: “希望能够推广这件事,知道这件事。另外,用这种方式大家都可以去讲,去说。利用你的权利,到公园去讲讲你的观点。写个标语举在手上给大家看,这个多好。如果这样做的人多了,我想就很好了。”

孙教授希望知道“六四”的人越多,离平反“六四”的日子就会越近。孙文广从5月6日就开始了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他稍早对美国之音表示,之所以提前这么多天,是为了避免当局封锁相关人员。

孙教授说,从5月15日开始,他一天24小时被监控。在这种情况下,他尚可以宣讲“六四”真相,宣扬民主,其他人要想这样做就更加没有难度。孙教授估计因“六四”对他的监控,明天下午或者晚上就可解除。

孙文广教授等人星期天的纪念“六四”活动,基本没有遇到阻力,只是当他拉出“勿忘六四、平反六四”的横幅时,人群中跑出几个便衣,将横幅撕毁,然后消失在人群中。

去年在济南举行纪念六四聚会的当天,一些本来打算参到会的人士被公安堵在家中。事后警方还根据媒体报道中登出的照片上门恐吓和威胁参与者,警告他们下次不可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

*六四前夕 敏感人士被监控*

另一方面,各地公安国保继续对一些敏感人士进行监控或不许外出。“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被告知,6月3日和4日不能出门,不能接受媒体面访。丁子霖的小儿子蒋捷连89年6月3日晚11点左右在北京复外大街被戒严部队开枪打死。20多年来,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成员一直在向政府要求“真相、赔偿、问责”。

湖南省民运人士张善光、周志荣3日去看望因参与八九民运及其他民主活动而坐牢20多年后刑满释放的李旺阳,被警方带走。警方说是要带他们回家。

6月3日,安徽网名叫姑鹤的维权异议人士被当地国保通知3、4日两天不要外出。维权网说,姑鹤的住所外面已经被国保站岗。姑鹤的本名叫王翼翔,精通无线电技术,长期从事网络维权活动,发表网络民主言论,教授、帮助网友清除网络故障,因而被当地警方视为重点维稳对象。每到敏感日子来临,姑鹤都被控制在家不许外出。

此外,广州画家何国泉日前被国保约谈,理由是他的一部画作据说跟六四有关。何国泉星期天告诉记者他的油画主题都是反思过去。

他说,“反思”是他的创作符号。 “在当代艺术美术圈,利用文革这个系列,文革的素材, 然后把它延伸到当代。他们不知道从哪听到和六四有关,事实上我是准备在六四这天展出我的最新作品。其实跟六四没什么关系。”

何国泉说,他的画展是在网上举办,只是展出的日子选得比较敏感。他说,整个约谈过程是平和的。何国泉几年前因为作品中主题涉及民主理念被拘留过15天。他认为,自己的作品对整个国家和民族都是有意义的,意义在于通过画作传播理念。

*平反六四 政府争取主动*

在1989年反对武力镇压学生和民众的中共前领导人赵紫阳受到软禁期间曾提出平反六四事件。他指出,这个问题迟早要解决,早解决要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有许多评论人士也认为,六四事件是中国政府身上的沉重包袱,越推迟还原它的真相,越晚向事件中的死难者家人、向整个社会道歉,中国政府就越被动。

 

美国之音 。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20603-64-china-156901555.html?utm_source=twitterfeed&utm_medium=twitter

 

 Tian-Free-China.jpg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系列之十四

 

   吴仁华

 

   积极执行北京戒严任务的各级解放军戒严部队指挥官,在事后“论功行赏”时都得到了犒赏,用民众的鲜血染紅了头上的官帽子。特将多年收集到的相关资料做成一份论功行赏、升官晋级的名单予以公布,留作历史的记录。当然,每个指挥官的情况不尽相同,在拙作《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的相关章节中有所说明。

 

   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固辉中将(辽宁省盖县人),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南京军区副政委史玉孝中将(陕西省宝鸡市人),升任南京军区政委、广州军区政委、中共第十三届和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会委员、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张工少将(山西省原平市人),解放军戒严部队发言人,先后升任北京军区政委、成都军区政委、中国军事科学院政委,中共第十四届和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委员,颁授上将军衔。

 

(...)

 

来源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6/wurenhua/4_1.shtml

 

Tian Minzhu zhi shen

 

 

RT @wurenhua 《八九一代通讯》第二期已出刊,有20多幅加文字说明的六四照片、受伤者叙述六四经历、六四后侠义救人的“黄雀行动”等。发邮件到 1989team+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收到回复后予以确认,即可收到《八九一代通讯》半月刊电子版

 

Tian-3.jpg

 

 

 

@zouxingtong 張茂盛,64帶頭火燒軍車,06年出獄。「說到當年,其實很簡單,見到那麼多學生市民被打死,怒火衝頂,正好一隊軍車被堵下,我衝上去,擰開汽油箱就點火,一分鐘不到,轟一下,全車就着火了。」http://bit.ly/Kh6XI4

 

 

 

@zouxingtong 高鴻衛,64在長安街燒坦克,07年出獄,坐監18年。 「看到一個個學生被槍打死,心裏不服,學生有甚麼錯?幹嘛要往死裏打?就這麼想,看到人家在燒坦克,我也上去幫手。我覺得我沒做錯事,也不覺得自己是甚麼英雄,就憑着良心和感覺做事。」

 

Tian-55.jpg

 

yinghaoxu ‏@yinghaoxu

六四屠城後,中共在全國大搜捕,據了解全國因六四被捕者達18.7萬人,其中6.5萬人被判刑。據當年的抗暴英雄孫立勇估計,北京因六四被逮捕者,至少有5,000至6,000人,其中約十分之一被判監,被終身監禁和死緩以上者,至少有上百人。http://is.gd/n2lX7Y

 

Tian-Tanks.jpg

 

蔡淑芳 SFChoi ‏@sfchoi8964

美國國務院就六四事件二十三週年發表公開聲明http://www.voanews.com/cantonese/news/RY-US-State-Department-Message-on-the-Twenty-Third-Anniversary-of-Tiananmen-Square-6-3-12-156903995.html 美國政府呼籲中國政府釋放所有因為參與1989年民主運動﹐目前依然被監禁的人﹔向被殺、被囚禁與失蹤的人做出公開交代﹐並停止騷擾所有曾經參與示威活動的人士與家屬。

 

Dpt-States-America.jpg

 

 

2012年 6月 03日

美國國務院就六四事件二十三週年發表公開聲明

 

 

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端納就六四事件二十三週年於美國東岸時間6月3日下午發表公開聲明。以下是美國之音粵語組的中文翻譯內容﹕

美國與國際社會共同懷念因為中國當局於1989年春季使用暴力鎮壓而無辜喪失生命的中國人民。

 

美國政府呼籲中國政府釋放所有因為參與1989年民主運動﹐目前依然被監禁的人﹔向被殺、被囚禁與失蹤的人做出公開交代﹐並停止騷擾所有曾經參與示威活動的人士與家屬。

 

美國政府再度重申﹐呼籲中國當局保障中國公民享有的人權﹐釋放所有被使用錯誤的方法關押、定罪、監禁、強迫失蹤、被軟禁家中、並呼籲中國當局停止騷擾維權人士與他們的家屬。

 

美國國務院聲明的英文內容原文: http://www.state.gov/r/pa/prs/ps/2012/06/191692.htm


On this the twenty-third anniversary of the violent suppression by Chinese authorities of the spring 1989 Tiananmen Square demonstrations, the United States joins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remembering the tragic loss of innocent lives.

 

We encoura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release all those still serving sentences for their participation in the demonstrations; to provide a full public accounting of those killed, detained or missing; and to end the continued harassment of demonstration participants and their families.

 

We renew our call for China to protect the universal human rights of all its citizens; release those who have been wrongfully detained, prosecuted, incarcerated, forcibly disappeared, or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and end the ongoing harassment of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nd their families.

 

来源 : http://www.voanews.com/cantonese/news/RY-US-State-Department-Message-on-the-Twenty-Third-Anniversary-of-Tiananmen-Square-6-3-12-156903995.html

 

Tian-Minzhu-wan-sui--.jpg四二七大游行,照片中显示游行群众打出了“民主万岁”的横幅

 

六四事件, 八九民運, 天安門屠殺

 

六四事件,又稱八九民運、天安門事件、天安門屠殺,是1989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发生的一場大型的学生运动。廣義上指1989年4月15日至6月4日、持續数月的全國性學生運動;狭义上也可特指6月3日晚上至4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軍进驻北京实行戒严,在天安門廣場清場,並在附近地區鎮壓並屠殺參與學運的北京市民及學生。由於官方隱瞞真相,至今無法確實死傷數字,而民間學者估計死傷人數在數百至數千之間。[1]

學潮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猝逝引發[2],北京学生的悼念活动,數日內演變成全國示威,群眾高呼反官倒、自由、民主。初期中共中央對處理學潮未有一致看法,黨內開明派與保守派有截然不同的演繹,一方面《人民日报》在1989年4月26日发表四二六社论,將學潮定性为「資產階級自由化動亂」[3],引發學生極強烈迴響,但另一方面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在5月4日发表五四谈话,肯定学生的热情,紓緩學生不滿。事件最終以军队镇压結束,死亡人數至今未有公認的數字,政府隨後大舉緝捕示威者,多名學生領袖流亡海外,时任党总书记赵紫阳及多名高层领导人下台。最终江泽民接任总书记,以其为核心的中共第三代領導集體在事件中成立。

至今,六四事件在中国依然是一個極敏感的政治話題,各方对六四的看法存在尖锐矛盾,「平反六四」的呼聲從未間斷。

 

(...)

 

来源 。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5%9B%9B%E4%BA%8B%E4%BB%B6

 

 

Tian-HK.jpg20年後香港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